主讲 | 125期 写作在海外(陈谦)

地点

Barrows Hall 140室

线上参与链接将在活动群公布

时间

10月30日周六晚7点半(PST)

主讲人

陈谦

     陈谦,北美新移民文学代表作家之一,曾长期供职于高科技界。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无穷镜》《爱在无爱的硅谷》;中、短篇小说《繁枝》《望断南飞雁》《特蕾莎的流氓犯》等。数次获得人民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

    书外,从中国南方小城到硅谷科技公司。她是资深芯片工程师也是自由写作者。

    书里,她的主人公于是也飞越重洋,在这片陌生大陆上下求索,追寻生命价值。她掠过性别族裔的二元对立,不谈身份确认与文化认同,转而着笔自我建构和精神探索。

    我们脚下的硅谷‍见证了一代华人的奋斗史。这里孕育了最多创新者、大富翁和梦想家。而她用细腻精巧的笔触,书写他们在技术与金钱背后的,家庭困境、情感缺憾、和特殊时代留下的历史隐痛。

    旅美半生,海外经历于她和她的主人公来说都像一座暸望塔,在大洋彼岸回首,个人情感和时代发展的脉络却愈发清晰。她们和故土相隔万里,却又紧紧相连。


作品赏析

“我是常想,将它推给时代,很多人都是那样做的,由此寻得太平。”“我们不能都推给时代,他说。”

    在陈谦的中篇小说《特蕾莎的流氓犯》里,广西南宁的旭东和静梅(又名劲梅、特蕾莎)是内心轨迹由时代所定义的两个人物。他们年少青春的萌动,与之初尝欲望的对象被当众“打倒”,最终“投降”于中国1960-70年的动荡时代;他们年少无知地利用了时代,给四个人的人生轨迹挂上了牌子。自此,原罪枷锁的印记永远刻在了他们的1975年,而沉重的“悔” 引发了他们数年半载的“逃”。
    广西南宁的静梅后去了长沙,广州,英国,加拿大,而后去了美国的华盛顿,成为了特蕾莎。广西南宁的旭东,山南海北的流浪来到了美国。面签美国签证时的旭东声称他致力要采访动荡时代后存活到今天,如今年纪在四十五到五十五岁间的漂亮女人以寻找时代的真相:
    “在动乱的时代,一些从来没有机会接近权力的人会夺取权力,权力的副产品是夺取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机会接近的漂亮女人。在那样的乱世,美人的命运最能反映这一时代的真实…动乱时代,强盗,心思险恶的人往往得道,他们最终的目标,无非是权力和美人。是,政治和性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但时代险恶之际,人性有更多的表演机会…”
    步入中年,两个人物畏怯而又不得不面对内心原罪以求救赎。而作者巧妙的在开头穿插误导性的伏笔,将两位不似相同的原罪缠绕到一起,让这两个人物在美国相遇。拨开迭起而又平行的人物主线,作者体现了时代原罪的不同救赎,一个处于自我忏悔和推脱道德包袱的循环;而另一个直指满目疮痍的时代,以达到对人性的自省。

主讲人介绍

    陈谦是北美新移民文学代表作家之一。自幼生长于广西南宁。广西大学工程类本科毕业。1989年赴美国留学,获电机工程硕士学位。曾长期供职于芯片设计业界。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无穷镜》《爱在无爱的硅谷》;中、短篇小说《繁枝》《莲露》《特蕾莎的流氓犯》《望断南飞雁》及《下楼》等。其中,《繁枝》获2012年度人民文学奖。《望断南飞雁》获2009年度人民文学奖。《特蕾莎的流氓犯》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中篇小说《莲露》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13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短篇小说《我是欧文太太》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在《特蕾莎的流氓犯》中,陈谦笔下的人物经历,无不映刻作者本身成长在广西南宁,目击时代变迁,和其随后赴美留学并生活的经历。身为在海外的华语作家,陈谦在采访中提到:

    “我一直被归类为海外作家,这是我个人无法自主的事情。而选择用母语写作,却是我自觉的选择。以写作者的身份意识而言,我更愿意强调自己是一个中文写作者。时至今日,我在中、美两国度过的年华已近相等。由于时空的隔离,我所能把握和使用的中文,与当下中国大地上日新月异的语言已难以无缝贴合。它时而显得老套过时,令人哑然失笑;时而又过于西化繁复,似让人不知所云。然而,正是在这种古旧和常新的不断驳接和互相校正中,我才有机会去寻找新的可能——传统的温良得以在将新做旧的过程中留存,又在推陈出新的实践中获得重生;东西方文化则在彼此碰撞和相互交融间,互为滋养。这便是边缘书写的乐趣,更是挑战。”

    感兴趣的朋友请加入陈谦主讲活动群,跟我们一起阅读陈谦老师的中长篇小说,届时来参加七点书影的线下主讲活动,与陈谦老师一起探讨她对写作的感悟和她作品的创作心路历程。

关于七点书影 

七点书影是一个立足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文化艺术类的非营利组织,联结热爱文学艺术的人们。我们通过分享一本书,观看一部电影,或是漫步一场展览,认识有趣的人,拓宽思想的边界。

    欢迎大家关注七点书影,参加我们的线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