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线下主讲|戏曲很难吗?我们一起來看《西游·借扇》

列位看官,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的这出戏叫做《借扇》,取自大家耳熟能详的《西游》中孙悟空向铁扇公主三借芭蕉扇的故事。虽然每位观众或许都对故事的情节了如指掌,但一出戏要从单调的白纸黑字跃然演化成舞台上的每一句唱念做打、并由此牢牢吸引观众的目光,其中需要经历的种种周折就鲜为人知了。今天,我们就简单地谈一谈《西游·借扇》这出戏的前世今生。

一:元杂剧《西游》

从脉络上看,《西游·借扇》的前身,或者说最早将西游的故事搬至舞台的,应是元代作家杨讷(杨景贤)所著的《西游记》:这部杂剧描写了唐僧西天取经故事,计六本二十四折,结构宏大且较为完整,为元杂剧中的宏篇巨制。杨景贤的《西游记》不论在艺术成就或者在杂剧体制的革创造方面,都有重要的成就,成为后来吴承恩所著《西游记》长篇小说的一个重要内容。

不过在这其中,时至今日仍在昆曲舞台上时时表演的,除了我们要看的《借扇》这一出折子戏,还有《撇子》、《认子》、《胖姑学舌》等折演出。

二:昆曲《借扇》的演化

相信各位对于“孙悟空三借芭蕉扇”的故事都略有了解,这里稍微再复述一下:唐玄奘四人在取经的路途上经过火焰山,需要借用铁扇公主手中的芭蕉宝扇暂时扇灭火焰后才能继续行路,而此时铁扇公主恰好得知自己的儿子红孩儿已被观音收为善财童子,误以为是孙悟空绑架所致,故而在孙悟空前来借扇时百般推阻并大打出手,最终一波三折之下,孙悟空成功借得宝扇,师徒四人得以继续赶路。

其实原本的《借扇》在昆曲《西游》并不怎么出彩,仅仅是唐玄奘师徒四人经过火焰山时的一个小小插曲,不仅没有多少篇幅,甚至常常为了让位于重头戏而被略去。根据扮演铁扇公主的王芝泉老师回忆,当初昆曲传字辈的老先生张传芳老师向她传授这一出戏的时候,铁扇公主这个角色在剧情中确实有一些动作戏,但依然以花旦应工为主,即唱段和念白更多一些,比较重的武戏或者说“彩头”则落在了武丑演员所饰演的孙悟空这个角色上;从戏剧结构上看,这出戏仅是起到了剧情承前启后的作用,情节较为单调,难以成为一出独立的折子戏在舞台上演出。故而,即便在她学成之后,《借扇》这出戏也鲜少在昆曲舞台上演出过。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昆曲《借扇》舞台表现缤彩纷呈,和最初的版本截然不同,究竟是什么缘故、或者说经谁人之手才塑造出了如今的《借扇》呢?

1980年左右,当时还在上海昆剧团的王芝泉在机缘巧合之下看了一场武术表演,其中有一位十八岁的女孩,名为何维奇(音),其所表演的套路的是红色长穗双剑,其在场上双剑与红穗翩然飞舞、相得益彰,一瞬间便抓住了王芝泉的视线,当即便萌生了想要拜师学艺的念头。于是在何维奇表演结束后,王芝泉主动上前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何维奇听闻后非常惊异,对着眼前这位四十出头的长辈发出疑问,暗示时至中年的王芝泉或许难以学习这套难度系数极高的剑术套路。对此,王芝泉也是一笑了之,说道自己只想学习长穗双剑在手中舞动的巧劲儿,由于自己并非专业的武术家,故而套路中的拳法腿法不得不暂且略过。拜师之后,王芝泉便开始了武术的学习,不多时便掌握了长穗双剑的精髓:其剑舞的范儿在尾不在头。剑术算是可以出师了,但与之相匹配的身段舞蹈还差强人意,故此王芝泉又找到了她的朋友,舞台剧演员陈兆鑫(音), 向其学习现代舞的基础以及现代舞版本的“单剑剑舞”。王芝泉在吸取了舞蹈柔劲的同时将单剑舞蹈动作“复制粘贴”,融会贯通,成功地演化出了适合戏曲舞台表演的双剑动作。之后,在其前往苏州向著名京剧武生“小盖叫天”张剑鸣老师学习《沉香救母》这一出戏时,主动展示了这一套糅合武术和舞蹈的双剑表演,顿时艳惊四座,最后在《沉香救母》的编排和后续表演里都加入了这一段长穗双剑舞。

经过上述漫长的“演化”过程,最终在重新排练《借扇》之时,王芝泉老师便不由想将这套长穗双剑的武打动作融入《借扇》中,却遭到了她的老搭档、著名的武丑表演艺术家张铭荣(也便是戏中孙悟空的扮演者)的质疑:又是双剑、又是长穗,还有刀马旦的双翎和下甲,到时候再加上孙悟空的棒,岂不是都得缠到一块儿去?于是两人就着曲牌,一唱一和,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逐一编排,最终将《借扇》中所有的打戏“装填”完整。

在这版新排的《借扇》上演后,立刻收获了一致好评。演出结束后,有人问起王芝泉,这出戏是哪儿来的,为什么这么好看,她便回答道:昆曲的《借扇》向来如此!

三:《借扇》中的戏剧结构和舞台表演

相较于原版的“孙悟空三借芭蕉扇”,舞台演出的昆曲《借扇》在情节上进行了适度的删减和修改,使得剧情更紧凑、主线更清晰:

舞台的开场由铁扇公主对于失去红孩儿、怨憎孙悟空的自白开始,在交代了接下来剧情中的人物动机和心理路线(拒绝借扇、杀孙悟空以报复其失子之痛)的同时,更是奠定了戏剧冲突的主基调;之后铁扇公主和其婢女下场,换孙悟空登场亮相,同样是独白以及武打动作的表演,在表现人物动机(不得不硬着头皮借扇)的同时更是展现了孙悟空玩世不恭、豪放洒脱的人物性格。

随后,二人正式会面,孙悟空嬉皮笑脸、好言好语,铁扇公主冷嘲热讽、百般推辞,在矛盾一步步激化下,逐渐从唇枪舌剑,演化到小打小闹,最终大打出手、你死我活,由文戏开始慢慢加入复杂的身段,逐渐发展成为纯打戏,配套的戏曲曲牌也跟随着戏剧的节奏逐渐加快,最终白热化,以铁扇公主不敌孙悟空,不得已祭出芭蕉宝扇扇走了孙悟空(这里饰演孙悟空的武丑演员需连续做十数个后手翻,甚是精彩),暂告一段落。

接着便是转场,舞台上会出现一桌一椅,表示铁扇公主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与此同时,孙悟空已向菩提老祖借得定风丸(这一段仅由孙悟空演员返场后自白代过),变成飞虫从门缝中钻入,于是《借扇》的高潮戏正式开始:孙悟空在铁扇公主饮茶之时纵身一跃,进入了其腹内,开始出言恫吓并不断在其腹内扭打,最终铁扇公主难忍剧痛答应借扇,《借扇》由此结束。上述这一段戏码,由于舞台表演的限制,不能像影视剧一般通过镜头的切换或者特技的加持来表现孙悟空化身飞虫、进入腹内的剧情,故而只能依靠台上两位演员的表演和配合,以及舞台上仅有的道具——一桌一椅来展现,通过抽象与写意的肢体表现,最终所展示出的舞台效果不禁令人瞠目结舌、拍手叫好。这里不多剧透,希望各位还是能从舞台表演的录像中去领略两位表演艺术家的风采。

介绍完了《借扇》这出戏的情节梗概,在这里还想额外聊一聊这出戏里非常独特的一支曲牌,《道和》——这支曲牌是王芝泉老师在重新排演《借扇》时请当时剧团里的剧作家修改加入的,在其他昆戏中少有出现。《道和》这支曲牌,在《借扇》中铁扇公主开始对孙悟空借扇之请表示回绝并讥讽时开始,其节奏由慢转快,且在该曲牌中是铁扇公主和孙悟空二人一唱一和(相异于一支曲牌全由一位角色演唱的惯例),而二人在唇枪舌剑的过程中开始了真刀真枪的比斗,铁扇公主由试探、假打慢慢演变成械斗、直指要害,而孙悟空则始终不慌不忙地假相托礼再到见招拆招,整个曲牌无论唱念做打都甚是有趣,而这支曲牌也是剧情里由“文斗”到“武斗”的转折点——纵观所有昆曲曲牌的音乐调性和表演形式,这支曲牌在昆曲的舞台上都是独树一帜的。

四:结语

好了,今天暂且就聊这么多,希望以上的介绍能让各位对昆曲《借扇》有初步的了解,如若有兴趣,请和我一起来看《借扇》,我们不见不散!

关于我们

七点书影是一个基于湾区的文化社区公益组织,我们通过举办各种文艺活动:主讲、观影、众读、写作坊… 认识有趣的人,拓宽思想的边界,并为热爱文学艺术的朋友建立起一个包容开放的社群。无论在何时何地,人们都有被文学艺术关怀的需求。欢迎关注七点书影的微信公众号,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