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写作坊】第二期:我们聊了一晚上“小黄文”

每个少年维特心中的潮湿角落都藏着几段文学作品中的性描写,可以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无意间触及爱人的胸脯”,可以是在全本《金瓶梅》里找到的洁本中“下删XX字”的段落,甚至可能是某个不可描述的网站中偶然撞见的一段故事。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男女之事是文学作品中绕不过去桥段,对于很多初学写作的同学来说,“小黄文”谁也都没少读,也都想写好,可真的拿起笔来,却茫茫然不知所措。

“相比于其他的艺术形式,用文字描写性有哪些优势?”

”怎么在文学作品中表现性?”

“如何写出色而不淫的桥段?”

“性描写在作品中是怎么推动情节发展?”

第二期的写作坊主题沙龙,我们带着这些问题来讨论文学作品中的性描写。

金瓶梅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兰陵笑笑生

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这个人被叉竿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他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观不尽这妇人容貌。

这一段摘取自潘金莲与西门庆初识的场景,潘金莲楼上失手丢叉竿,误打西门庆,西门庆见色起意,转嗔为喜。一长串ABB式的富有节奏感的叠词,把西门庆眼中的欲望勾勒得淋漓尽致。这段“既色且淫”的人物描写表现出了一种别样的、充满肉欲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金瓶梅》崇祯本绣像版

雪国

川端康成

外面的雨声骤然大了起来。

他稍松开手,女子就瘫了下来。他搂着她的脖子,她的发簪差点被他的脸颊压垮散了。他顺势将手探入她的怀里。

女子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两手交叉压在他所要求的东西上,像上了门闩似的。也许因为酩酊大醉,她已经使不上劲儿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妈的,妈的!我累极了,这是什么玩意儿!”她说着突然咬住了自己的胳膊肘。

他大吃一惊,连忙拨开她的胳膊肘,只见上面留下了深深的牙痕。

但是,她已经听任他的摆布了。她自己只顾乱写了起来。说是要写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于是一连写了二三十个戏剧演员和电影演员的名字,然后把“岛村”二字写了无数遍。

岛村掌心里那难得的丰满的东西,渐渐地热起来了。

“啊,放心了。我这就放心了。”他温存地说,甚至有一种母性的感觉。

岛村爬了起来,一把将女子拖了过去。

于是,女子左右闪躲着脸,倏地伸出了嘴唇。

之后,她又梦呓般地倾诉着苦衷:

“不行,不行呀!你不是说只交个朋友吗?”

不知道她把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

岛村被她那真挚的声音所打动。他锁紧双眉,哭丧着脸,强压住自己那股强烈的冲动,已经感到索然寡味了。他甚至在想是否还要遵守向她许过的诺言。

“我没有什么可惋惜的。绝对没有什么可惋惜的啊。不过,我不是那种女人,不是那种女人啊!你自己不是说过一定不能持久吗?”

她醉得几乎麻木了。

“不能怪我不好呀。是你不好嘛。你输了。是你懦弱,不是我。”

她说漏了嘴,为了拂除心头的爱欲,连忙咬住了衣袖。

她好像掉了魂,沉默了好一阵子,突然又想起来似的尖声说道:

“你在笑呢。在笑我是不是?”

“我没笑啊。”

“在偷笑我吧。现在就是不笑,以后也一定会笑的。”

女子说着伏下身子,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但是,她很快停止抽泣,紧贴着他,温柔和蔼地细说起自己的身世来。

她似乎完全忘掉了醉后的痛苦,只字不提刚才的事。

“哎哟,只顾说话,把时间都给忘了。”这回她脸上飞起一片红潮,微微地笑了。

她说过,得在天亮之前赶回去。

以对话为主体托出一段似有若无的性关系,驹子的痴情、徒劳,和神经质全都呼之欲出。手法美妙而含蓄,含蓄到不认真读就会错过,但是一旦读进去了就会难不沉浸在这种略带哀伤的缠绵中。川端康成旁敲侧击地避开直接的性刻画,转而注重氛围塑造,这样的表现手法带给了读者别致的阅读体验。

川端康成 图源网络

性的人

大江健三郎

他们一边经受心脏异常亢奋、狂蹦乱跳的折磨,一边不无悲哀地想。此时,这少年的腰间,快感的一泓清水一定被耻辱与恐惧的墨水搅混,在他轻声喘动、浑身微颤的性高潮最后一次勃动中一定伴随着绝望。然后,走投无路、束手就擒的感觉像绳子一样,束捆着他年轻健壮的五腑六脏。他一定预感到自己会被剥下大衣,一丝不挂地、小皱纹似的眼睛下挂着泪珠、无精打采的生殖器上挂着精液、像手淫的黑猩猩一样丢人现眼地拖到警察局去。在四周充满敌意的众目睽睽之下,泪水的颜色一样的精液像果子冻凝固在他的裤裆里,使他很不自在。

川端康成笔下的性是朦胧美好的。当我们来到战后的日本,大江健三郎文中的性是苦涩而悲伤的。理想幻灭后的日本青年像黑猩猩一样自渎,在性的放纵中徒劳地试图证明自己的存在。但堕落地放纵也无法抵抗那无意义的人生,在性高潮的顶点,悲伤和空虚满溢于纸面。

大江健三郎 图源网络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

我必须写下来,墨水会稀释我的感觉,否则我会发疯的。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涂在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老师问我隔周还会再拿一篇作文来吧。我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我的奖状。我也知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人的时候,最好说好。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那一瞬间像穿破小时候的洋装。他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我心想,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阴茎误认成棒棒糖的小孩。我们都最崇拜老师。我们说长大了要找老师那样的丈夫。我们玩笑开大了会说真希望老师就是丈夫。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即使已经知道一个人受伤了,直面那血淋淋的伤口依旧让人震撼不已。李银河说林奕含是一个“天生的小说家”。林奕含用那些精彩的比喻,奇妙的象征,组装起一段支离破碎的青春。在这个也许是全书最重要的切面,作家平静得有些麻木地把性暴力的场面淬炼成了短短几行字。其间功力,深不可测。

林奕含 图源 A Day Media


七点书影是一个立足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文化艺术类的非营利组织,联结热爱文学艺术的人们。我们通过分享一本书,观看一部电影,或是漫步一场展览,认识有趣的人,拓宽思想的边界。

欢迎大家关注七点书影,参加我们的线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