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不栖

  • 《不栖 · 第二期》|《不朽的蓝莓》秦言

    《不栖 · 第二期》|《不朽的蓝莓》秦言

    蓝莓是不朽的。 这一突发于生活中的奇迹,花了四十天才被世界所知。 许多人错过了率先发现奇迹的机会。出差的单身汉,粗心地把蓝莓留在冰箱里太久。在他出门的时候,蓝莓的外表就已经有点皱巴巴。十天后,男人出差回来,饥肠辘辘地打开冰箱,看到依然只有一点皱巴巴的蓝莓,想也不想就大口吞掉。

  • 《不栖 · 第二期》|《山西新娘》王曌

    《不栖 · 第二期》|《山西新娘》王曌

    “像,真像”。 二叔站婚礼司仪身边深吸一口气,说。 二叔已经盼望了这个时刻多年:今天是他大儿子世仲的“婚礼”。 之所以给“婚礼”两个字打引号,是因为这场婚礼并不是一场传统的庆典,是坊间流传,神秘的“冥婚”——世仲已经不在人世多年。四十年前,他因一场矿难去世,生命永远地停留在18岁。

  • 《不栖 · 第二期》|《妈妈》鹊贼

    《不栖 · 第二期》|《妈妈》鹊贼

    从这天起,妈妈不再说话。我照常把早饭端上桌,我们嚼着煎鸡蛋和腌黄⽠。她咀嚼得很快,吞咽得很慢。我早早吃好,坐在沙发上翻⼏页书。她吃得有些累了,把筷⼦横放在碗上,慢慢低下头,呼吸依然均匀,体态依旧安详。⼀切都照常,我们仍做⼀次扫除,听⼀段相声。 

  • 《不栖 · 第二期》|《修曼莱斯火山的爆发》吴启寅

    《不栖 · 第二期》|《修曼莱斯火山的爆发》吴启寅

    修曼莱斯火山爆发的前夜,我和李闻在十四街东北角的居酒屋里喝着烧酒吃着烤鸟,到凌晨时分,酒馆里的日本师傅满脸通红地走到我们跟前,操着蹩脚的英语对我们说他感到十分抱歉,但小店已经在半小时前打烊,他很克制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用一双和蔼的小眼睛望着我们,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无奈与愧疚。

  • 《不栖 · 第二期》|《桶里的字》仲裳

    《不栖 · 第二期》|《桶里的字》仲裳

    天渐渐凉了,我一边哆嗦着身子,一边这样想着,却又不想回屋换衣服。 黄昏时分,天色在将暗未暗之间。这里的树正是每年最红的时候,因为光线不足的缘故,看上去更像是棕色的。有一只黑猫从对面停着的车底下冒出来,一溜烟儿似的穿过马路,钻进了邻居家后院。它常在这一带出没,捡我们丢在院子里的剩饭菜吃,却又很不亲人,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跑走了。是我吓到它了吗?我搓了搓冰凉的手,不是很想理会这个念头。